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85|回复: 13

回忆兵团岁月------汇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3 15: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19 13:29 编辑

前言

     当年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人数之多,跨度之长,空前未有,千百万中学生第一次深入社会最底层,磨炼意志、增长才干,同农民风雨同舟,结下深情厚谊,为今后的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知青的汗水没有白流,对新中国繁荣昌盛作出基础性的不可磨灭的贡献。走到各条战线后,他们没有也不会轻视农民。什么是中国知青的形象?是新中国一代建设者、创业者和爱国者。什么是中国知青精神?就是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实干精神。中国知青精神延续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受“五四”精神、长征精神、延安精神、雷锋精神、焦裕禄精神、大庆精神、大寨精神的熏陶,在新中国的困难重重建设史上产生过精神变物质的巨大作用。挖掘、总结和传承中国知青精神。我们当年走到一起来了,而有个共同的称号“知青”。我们曾经吃的一锅饭,睡着火道大铺床,一起春种秋收,汗水一起流淌,寒来署去,我们朝夕相处,互帮互助,共同生活与工作,共同的经历,使我们各地知青间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每位知青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每段感人的故事都有一位知青,每个知青都是一本没有文字的书。

四十年过去了,我们大家都没有忘记,曾经战斗生活的第二故乡,那山那水,那人那事,还有我们在那片黑土地留下的串串足迹,第二故乡成了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各地知青纷纷回访当年下乡的地方,农场的领导告诉我们,农场有知青立下的汗马功劳,农场人永远不会忘记,无论知青们什么时候回来,农场的大门永远向知青们敞开着,欢迎你们的到来。农场老同志的热情招待和依依不舍的送别,使我们热泪盈眶。各地知青频频的相聚,相互间的思念,证明了知青的友谊是牢不可破的。我认为没有下乡运动,就没有我们的知青情缘。四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的知青情缘仍具有巨大凝聚力、亲合力。佳木斯知青不论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都能到场,外地知青来佳木斯,我们佳木斯知青只要一通知就都来相聚,我们连佳木斯知青很多次去过天津.北京。上海看望离别几十年的战友的战友,相聚时的喜悦通过859网站一起分享。能用正确的心态对待知青运动,心态就会平和,就会觉得这段知青经历是我一生的财富,我无怨无悔。我拿起笔,敲击键盘把自己下乡的经历故事写出来 。



从佳木斯下乡到859农场

      记得1968年7月,我们学校还没有大批下乡,那时859农场去我们学校招人,我和妈妈说我要报名下乡,妈妈怕我真的报名走,就把户口藏起来了,我在家里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正好小弟弟过来了,我就说:“立明,你看见妈妈把户口放在哪里了吗?”弟弟说:“我知道,妈妈 不让我告诉你。”我就说:“你告诉我户口在哪里,我给你白菜心吃  。”弟弟告诉我户口在大镜子的后面藏着那,就这样一个白菜心我就把户口拿到了,来到学校就报名迁了户口。我妈妈下班回家后,我告诉我妈妈 我把户口迁走了,妈妈哭着说:"户口迁走了就完了,想迁回来就不可能啦。"妈妈的眼泪让我我心里很难受。
    妈妈开始为我准备东西,给我做了一条军绿色的布衬裤,那是我第一次穿衬裤,妈妈怕我冷还给我买了一条毯子,又给我拆洗了被褥,还准备了洗脸盆,牙膏牙刷和毛巾等等日用品和衣服。妈妈还嘱咐我说离家到很远的地方,妈妈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大家要团结,有什么事要互相帮助,要经常给家里写信,说说你在那的情况,好让家里人了解你在那里怎么样,我边听边点头说:“妈妈我记住了,我会给家里经常写信的,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们班的女同学们还张罗去东风照相馆拍欢送照,我小弟弟说什么也要跟着去照相,所以照片里他拿着毛主席像,这张照片我至今还完好的保留着。
   1968年7月19日早上,妈妈和大弟弟送我去船站,我大弟弟用自行车驮着我的行李,脸盆放在网兜里,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一路上弟弟推着自行车,我和妈妈跟在后面,步行来到了船站。我们班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付忠玉,李华同学,我们是第一批自愿报名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船站人山人海,锣鼓喧天。要走的知青们都上了船,随着几声汽笛的响声,客轮缓缓的离开了码头,送行的父母哭声一片,哥哥姐姐和弟弟妹妹也哭喊起来了,那个场面令人撕心裂肺。我扶着船的栏杆,眼泪哗哗的留下来了,模糊的双眼一直望着妈妈,直到看不清楚了。就这样17岁的我离开了亲人,离开了故土佳木斯,乘船奔向859农场。
7月21日,我们乘坐的客轮抵达了目的地---饶河县东安镇,我们下了船,迎面是欢迎的人群,在锣鼓声中,我们登上了一辆又一辆大卡车。离开了东安镇,卡车在一条不宽的砂石路上行驶着,道两边的树木一闪而过,过了一会卡车开到了859场部。我们下车在广场上集合,开始给知青们分连队,我和同学付忠玉,李华还有第五中的其他班的同学分到了大板,他们是杨玉山.孙力军.高文艳,赵玉梅.关丽.曹亚范.于杰.李海等15名同学。那天晚上在会场开欢迎会,点着汽油灯,会场里灯光暗暗的,心情也跟着不好,开会的老职工里有的在吸烟,有的在看我们新来的知青,正开着会那,一条狗从窗户跳进会场,吓了我们一跳,记不清欢迎会都谁讲话了,散会了我们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到了我们的宿舍,宿舍里也点着油灯,一股难闻的油味扑鼻而来,我们躺在床铺上,眼睛望着天棚,心里好想家,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知青岁月。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这是68年下乡走的前几天我们班同学女生一起合影,前排左第二是李华,拿毛主席像的是我小弟弟,王丽华.付忠玉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3 19:06 编辑

忆上山建林

     在兵团的日子,每到冬天,连队就要组织人上山间林。冬天山上的雪很深,老同志告诉我们要做好抗寒的准备工作。穿好棉胶鞋后,还要要用绑腿把棉裤一圈一圈的缠紧,免得雪进到裤腿里,棉帽子,大围脖,棉手套那都是不可少的防寒物品,还要带上垫肩,大家都武装好了,坐上马爬犁,向山里出发了。马嘴边冒着哈气,挂着白霜,四蹄奔跑,一会功夫就到了山里。大家跳下马爬犁,林子里的雪到膝盖那么深,空气特别清新。老职工给我们做示范,先用脚把雪踩平了用斧头要斜着往下砍,大家纷纷的效仿起来,我抡起斧头朝树根上面一点的地方砍着,不一会我就觉得膀子开始发酸了,身上也出汗了,费了半天劲才砍到了一颗碗口粗的小树,心里美滋滋的。太粗的树要用大快马子锯,那都是男生的事,不一会就听见有人喊顺山倒,一会又有人喊横山倒,随着喊声一棵棵大树应声倒下了。我们要把大树的枝杈统统砍掉,两个人再把树干扛起来送到指定地点,有人装爬犁。我看锯树挺好玩,一边锯在下面锯到树粗一半,,一边锯口在上面锯,我就想锯树挺好玩,就凑过去了,朱民伟说你敢吗,我说怎么不敢,我就跪在雪地上和他锯起大树来。我拉一锯,他拉一锯,不一会我就感觉吃力了,但是我咬着牙坚持锯,叱一下裤子被锯挂了一个口子,我也不管不顾坚持把大树锯倒了,我已经没有力气在去锯树了只好去干别的活了。那时渴了就用手把上面那层雪拨开,捧点干净雪吃,润润嗓子解渴。
       连长让我检点干树枝,放在一块空地上,点火为大家烤馒头用。风太大了吹得火柴老灭,没办法我就把棉袄脱下来蒙在头的侧面,蹲下来点火,火柴终于点着了,我用火柴先点我手里的干树叶,然后再把着了火的干树叶放在事先准备好的细树枝空里,星星之火就这样着起来了。一大堆干树枝着起了熊熊大火,风刮过来火苗就跟着过来,我就赶紧躲,风向不定,一会刮过来,一会刮过去的,稍微没注意一个火苗呼的烧到了我的眉毛,一股焦味很难闻,我摸了一下眉毛,少了一截。火渐渐的小了,留下一堆火木炭,这时有人喊开饭啦,大家都围在火堆旁,很多知青学着老职工的样子用扫条枝,弄成Y型,把馒头切成片,插在上面,馒头在火碳上面烤,插棍另一头斜插在雪地里,不一会馒头就被烤成黄黄的,吃起来很香。吃完饭,大家继续砍的砍,锯的锯,扛的扛,到收工时,马爬犁已经装好了木头,人跟着爬犁走到平地,就坐上爬犁带着收获的喜悦回连队了,就这样一天的间林劳动就结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漏粉

       68年冬天间完林,连里安排我去粉坊干活。粉坊坐落在马房的道北面,我走进粉坊一看,屋子里有些发暗,一股潮气味扑鼻而来,有几个人正穿着雨靴在忙活着。师傅让我先去跟着清洗土豆,土豆在一个大木槽里,,要用铁锹翻洗,我戴上围裙,跟着忙活起来。土豆经过两遍的翻洗后,再用叉刀叉成碎块,然后用粉碎机粉碎,还要把粉碎出来的连渣带浆,用水瓢一瓢一瓢的倒在用四根绳子吊起来的纱布包里,我按着师傅教的动作,摇晃着绳子过包,过滤出来的土豆渣子给猪房喂猪用。过滤出来的浆在经过细布包控水,控水后就成了粉坨子了,干透了就是我们常用的粉面子。
      要做粉条了,那可是技术活,他们把一个大泥盆放在木架子上,先由师傅按比例在大泥盆里放上粉面子和白矾,用水调和一下,再加热水冲成粘糊糊的粥状后,再往里面加从湿粉陀子上插下来的粉末。四个人站在大泥盆的边上,其中有我一个和着粉面子,随着不断地加粉面子,和面的难度越来越大,快到半盆时,师傅告诉我要握着拳头往下压,再往上使劲拔,师傅的手拔出来了,我的手和胳膊上粘满了粘糊糊的粉面子,师傅说往上拔时手和胳膊要拧一下,顺着劲往外拔,我试了几下,果然不太费劲就把手拔出来了,我慢慢的掌握了技巧,干起活来就顺畅多了。
和好面就要开始漏粉了,我看师傅坐在烧着一大锅热水的锅台角的板凳上,用一只手端着漏瓢的把,漏瓢用一根链子吊在房梁上,另只手弯曲着拍漏瓢里的和好粉面子,一拍一拍一根根粉条从漏瓢下面的眼里漏出来了!漏出来的粉条要在热水里煮一会,由另一个人用长棍子把顺着锅边弄到盛满凉水的大盆里,再有人把冷却的粉条像绕毛线一样的绕成圈,套在一根粉杆上,把下面剪断拿出去晾晒。我和师傅说我想学漏粉拍瓢,师傅说要想学等三年吧,我说我不要三年,我要三天就想试试,就这样我带着好奇心,小心翼翼的上了锅台,慢慢的坐在板凳上,学着师傅的样子,端稳漏瓢,一下一下的拍打着漏瓢里和好的粉面子,粉条漏出来了,还挺长脸的一根也没断,根根粉条还挺匀的,不一会我就一裤兜子汗了,但是心里还挺高兴的,我学会漏粉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5 19:48 编辑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
       我在大板当老师期间,连续教了三个一年级,后一个一年级我就跟班走了,四年多的时间里,我虽然比他们大10几岁,但我就像妈妈一样的关心爱护他们,我给他们钉过扣子,缝补过衣服,下雨天我还背过没有雨鞋的学生回家。夏天,我和学生到处找木头利用休息时间,拿来大快马子锯,我把一头,那头学生轮流换班,拉大锯,扯大锯的把木头锯成一段一段的,垛在教室的后面,留着冬天取暖用。记得有一次,一个学生跑回来告诉我说,好几个学生豆子一个半塌的菜窖里弄木头那,吓得我扔下手里的大快马子锯,快跑来到菜窖,急忙跳下去,一个一个的往上举抱,当举抱凌必江时,他不但没上去,还等下一块石头砸在我的脑门上,我不顾一切的去接抱掉下来的
他,回到了教室我板着脸狠狠地批评了他们一顿,告诉他们,以后再不许到危险的地方去弄木头。他们看着我脑门上肿起的大包,都埋怨凌必江太笨,有的还给我揉大包,。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小样,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暗暗庆幸没出什么大事。 还记得苗宝成的父母回山东了,我看见他的鞋底下一个窟窿,漏着大脚趾头,那是我一个月开35元2角钱,在给爸妈邮点,去了伙食费,也剩余不了多少的,还是拿出3元多钱买了一双黄胶鞋给他穿,他父母回来后很感动,我还为他们做了很多,还曾是团里的优秀教师那。我和学生及家长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每年的清明节,端午节家长没就会给我拿来鹅蛋,鸭蛋,鸡蛋,还给我拿我最喜欢吃的农村大酱--------。 2008年8月30日,经过学生刘元龙,宋广清的大力联系,我看到了分别了30年的学生卢政军,朱春俐,刘秀云,张凤平,张新英,季金龙,王玉林,隋凤华,王宝艳,刘元水,聂诗,张凤军,朱宝民,朱宝华,季金荣,凌必珍,全永芳,看到他们我高兴的泪流满面,就像见到自己孩子一样,看不够似的。在东安的全鱼宴上,我对学生说,老师看到你们都生活的很好,都有自己的事业,真的很高兴,在知道你们都给三晃钱花,老师为你们都那么有爱心高兴,三晃是个残疾学生,父母去世了,同学们还能帮助他,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对待,我们的聚会大家也把他找来了,他好开心我,看着三晃那个高兴劲,我又流下了热泪。学生们很热情的招待我们,有好几个学生都生意停了业,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遗憾的是还有好多学生没见到,希望下次一定见到他们。 今年中秋节,我的学生郭军,郭萍和他的弟弟郭庆林,来到我家看望我们,我非常感动,中秋节我收到了很多学生的祝福,心里热乎乎的。 还有一件高兴事,就是大家都说找不到的钱行,,他到上海20多年了,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前几天他在859的网上看到了我的照片,和我联系上了,并用QQ和我聊到了夜晚11点半,谁都不想关闭,最后他说老师还是你先关闭吧。现在我和学生卢政军,刘元龙,隋凤华,葛玉琴都在网上聊天见面了,现在我一闲下来,就看看我和学生的照片,我和几个学生现在发展到微信联系了,我希望我还没见面的学生尽快和我联系 ,老师真的好想你们啊------。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5 19:50 编辑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6 15:40 编辑

阿布交河留影
      每年团部的摄影师都到我们连来,为大家拍照,那天我们正好休息,大家换上漂亮的衣服准备照相。我换的那件衣服是上海知青周秀娟探亲假时帮我买的,浅绿色带小格子的,面料也很好,怎么使劲攥都不出褶子,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件衣服就是很时髦的啦。大家都跟随摄影师来到连队前面的阿布交河旁,照张照片好给家人邮去,知青们有的站在河岸上的小树边上拍照,有的坐在草地上留影,我和端孝华选择坐在河边拍照,留下了这张阿布交河边上的美好瞬间。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大板屯前面的阿布交河
清澈的河水唱着欢乐的歌
河里的小鱼自在的游来游去
美丽的田螺姑娘在这里梳妆
甜甜的味道引来了蜻蜓点水
河水自西向东缓缓的流淌
最终的汇合处就是乌苏里江
大板人常在河边洗衣裳
大板的孩子们在这里洗澡嬉戏
大板的牲畜在河边饮水解渴
路过的人们常用河水洗洗手
低头就能看见影子在河水里摇晃
大板的知青更喜欢在河边个留影
坐在河边看着四面环山的村庄
心中有着无限美好的遐想
河南岸就是连着蓝天的山坡
山水呼应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这条河为大板人增添了无限的欢乐
老职工和孩子们忘不了的那条河
如今更成了知青美好的怀念
每当我看见这张河边留影的照片
记忆的河水就像在我眼前流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5: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3 19:20 编辑

   
夜里的两次集合  


       时间大约是在毛主席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发表以后的一天半夜,大家都在憨憨的熟睡,有的正做着自己的美梦那,突然间紧急集合的哨子把我们惊醒了,宿舍的人都赶紧坐了起来,没有醒的互相推一下,宿舍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我用手去摸睡觉前放衣服的位子,很快的就把衣服穿好了,又摸黑打起背包来,由于平时经常练习打背包,所以背包很快就打好了。紧接着我弯下腰去摸放在床头下的棉胶鞋,穿上鞋背起背包快速的跑出了宿舍,这时各个班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出来了,大家很整齐的集合到了一起。副连长说:“有紧急任务,大家立即出发”。我们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个紧跟着一个,谁也不说话,生怕自己掉队,只能听见大家走路踩雪发出的声音。一路行走来到了大山脚下,副连长命令我们开始爬山,我们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山上爬,刚开始还好,由于背着行李,爬了一会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湿透了线衣后又湿到了棉袄。我记得当时我恨不得拽着猫尾巴往山上爬,可惜没有猫,我急中生智就拽着小树条借点力,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山上走,真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可是不行啊,只好下定决心吃力的跟着,心里暗暗背诵着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给自己鼓气,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紧接着就开始了下山,下山比上山要省力的多,小跑式的就从山上下来了。
          大家又急行军回到连队,这时已是后半夜2点了,我们一进宿舍就打开背包,脱下衣服随便一扔,扔的乱七八糟乱的, 由于行军,爬山太累了,大家躺下就呼呼的睡着了。

         还没睡多大一会,紧急集合哨子又吹响啦,哨子就是命令,大家又赶紧起来,这回可就糟糕了,有的喊我的衣服怎么找不到了,有的说我的棉裤哪去了,整个宿舍乱成了一团------,这第二次拉练回来天也亮了,大家互相一看,笑死人了,有的把鞋穿反了,有的知青一条腿穿在线裤里,另一条腿穿在线裤和棉裤之间,一路回来线裤露出了一大截子拖在地上,听说还有的知青拿衬裤当衣服往头上套,有没来得及穿袜子的,还有互相把鞋穿错的,还有把衣服也穿反的------,总之丑态百出。副连长狠狠的批评了我们,说:“大家马虎大意,警惕性不高,一夜两次拉练就这样了,要是真的打起仗来怎么办?”大家只好默默的听着批评,这一夜的两次紧急上山拉练真是啼笑皆非,这是令我终身最难忘 的一件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6: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6 09:10 编辑

  
和学生参加了一次驯鹿   
  
       梅花鹿是人们比教喜爱的动物,由其是夏天,两侧百色的斑点好似一朵朵绽放的梅花,因而得名梅花鹿.在859时我们连就有一个养鹿场,鹿场建在不远的山凹里,由于鹿的跳跃力很强,所以鹿圈是用高4米,粗如碗口的柞木杆围架起来的,非常牢固.
     记得有一次,应鹿场饲养员的邀请,我带着40多名学生,前去协助训鹿.。学生们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排着整齐的队伍,从连队出发了,一路上唱着歌曲,阳光下学生们显得是那样的开心快乐,走了一段之间我们来到了山里的养鹿场。
     鹿场的饲养员让学生们围着鹿场的栅栏站着,大家拉开一点距离,找准栅栏空挡站好,可以观看到鹿的活动。虽说已由饲养员训练了一段时间,但必竟没见过这么多人的场面,鹿先是立着耳朵,瞪大眼睛看着我们,有的学生大声的喊起来了,:“我看见梅花鹿啦!”,还有的喊:“梅花鹿过来呀!”接着大家就乱喊起来,鹿群立刻刻惊慌起来了,一只鹿先跑起来,接着一群鹿相互拥挤的跑了起来,学生们吓得不敢出声了,过了一会,梅花鹿安静下来了,可能是感觉没有伤害它们的意思吧,慢慢地向我们靠拢过来,学生们拿着柞树枝喂起了它们,梅花鹿把柞树叶吃在嘴里,慢慢的嚼了起来,大胆的学生还把手从栅栏空伸进去抚摸梅花鹿,鹿也不那么害怕了,好像见到了老朋友一样。
   我边看着学生们和梅花鹿的和谐接触,边和饲养员攀谈起来,饲养员告诉我说,“让你们来训鹿的目的就是为了以后进行放养时它们不会怕人了”。经过一个下午的训练,鹿还真的不那么怕人了。我和学生们拍着队,高高兴兴的下山回连队了。
   鹿的全身都是宝,鹿茸每年可以割两茬是出口创汇的名贵产品,有是很高级的补品,鹿心血是治心脏病的良药,鹿筋泡酒又可以舒筋活血,鹿皮是做鞋和皮夹克好材料,鹿肉是餐桌上的美味家肴,还有鹿胎膏等----.
     我们连的梅花鹿在当时给连队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3 19: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3 19:27 编辑

马房着火

      是哪年我记不清了,只记得是冬天,那天夜里,急促的钟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就听见外面有人喊,马房着火啦,快起来救火啊。大家急忙爬起来,穿上衣服往外跑,看见马房那里一片火光,那时候没有消防车,救火的工具就是水桶和脸盆,大家赶忙去找水桶,脸盆,水要靠连里那口井,要把辘轳把水桶放下去,在把灌满水的桶一转一转的摇上来,倒给我们排队等水的桶里,大家提着水快往马房奔,再把水往火上泼,泼完了水,再往水井那里跑,摇辘轳的人拼命的摇,摇累了好几个人换班,在夜幕笼罩的38连,老老少少川流不息,都在为救火忙碌着,我记得我提着装满水的桶一边走,水一边往外溅,几个来回,我的棉裤就被水湿透了,夜里很冷气温很低,棉裤外面结成了厚厚的冰,和水桶摩擦出吱吱的响声,通过大家的努力,马房的火终于熄灭了,等回到到宿舍,已经精疲力尽了,想要脱下棉裤休息一下,这个棉裤被结成的冰冻的像盔甲一样硬,好费劲才脱掉,大家互相笑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6 17: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4-4-6 17:35 编辑

脱坯

      下乡后的第一次劳动就是脱坯,脱坯的前期准备工作就是先挖土,就是那种黄泥土,我们用铁锹挖土,需要用脚踩着铁锹使劲往下蹬,不使劲铁锹就不往土里走。刚刚离开学校大门的我,体重才88斤,没有什么力气,挖了一会我就感觉脚心酸酸的,被铁锹隔得还有点痛。一层土扬完了,就开始往土上撒一层用铡刀切成一段一段的麦秸,麦秸铺均匀了,又开始挖土往麦秸秆上撒土。7月的太阳晒得脸上火辣辣的的,身上出了很多汗,我感觉很累,抬头看看其他知青也和我一样脸上挂满了汗珠,各个汗流浃背。由于一个劲的出汗,再加上火热的太阳凑热闹,我的嗓子眼像冒火一样,渴的嘴唇都干了,正在这时候,有人来送水了,真是及时雨啊,我把铁锹放下,跑过到水桶前,我用碗舀了一碗水,咕咚咕咚的喝个够,感觉好舒畅。喝完水又开始挖土,铺麦秸,等到土成堆后,开始用叉子和二齿钩子把土堆扒成一个盆形后,老牛车上的水桶上的胶皮管子是折着的,这样水不会刘流出去。打开了水管子折叠处,水流到了土凹里,边流边往土里渗透。这时有人:“说水够了开始和泥啦,大家都把鞋脱了,挽起裤腿下去踩泥,女同志有特殊情况的可以不踩泥。”和泥也是个累活,我的这只脚踩下去后,那只脚就抬起来,一个动作不断反复的做。天虽然很热,但脚踩在泥土里感觉还是很凉的,不一会我的脚就抽筋啦,抽的好难受,脚趾活动了半天总算好了。这是有人牵牛过来了,说是让我们休息一会,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就看那个人牵着牛的缰绳,在泥堆里转圈走着,我看着自己脚上的泥,就像穿了一双泥靴子一样。我们休息了一会,泥也差不多和均匀了。开始脱坯了,老职工告诉我们用叉子挑泥,我拿着叉子去挑泥,由于泥里有麦秸,挑起来很很吃力的,我使劲的挑泥,再把挑起的泥用力的端着送到坯模子里,一叉子不够一块坯,还要再去挑一叉子,我看到脱坯的人用手把泥向四个角推,然后抹中间,抹得有点凹心,我问师傅为什么坯中间要凹点,师傅告诉我盖房子时坯凹里好灌泥浆,这样盖的房子才结实,师傅边说边把坯模子往上一抬,一块坯就脱成了。
     我看会了脱坯的程序,由于好奇心就想自己也脱坯,我就和那个正在脱坯的师傅说:“我也想试试脱坯行吗?”那个师傅说:“可以啊,你来试试吧。”我蹲下来,那个师傅给我端来泥巴,我学着师傅的样子先把四个角填满,再用手沾点水把坯的表面抹平,我也把坯模子往上一提,一块有棱有角的坯就脱好了,师傅说我脱的坯质量还挺好的,我又接着脱第二块,第三块,慢慢的我脱的坯,就排成了长长的一排,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虽然累得腰酸背痛的,但我的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2-15 07: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未完待续,欢迎大家都来写回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9 16: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的鱼儿 于 2015-10-19 14:53 编辑

                                                                          在食堂工作的日子
      
      我被调到了食堂工作,首先我学着合面,把面从面袋子倒在面板上再把中间扒开个坑,往里面试着倒水,一边倒水一边合面,等到水和面的比例差不多了开始用杠子压面了,两只手握着杠子,一抬一压,反复做着这个动作,过一会把面翻过来,接着压,等面压的差不多了,开始用刀切成两存多的粗条,再把它切成一个馒头的大小,我们开始揉馒头,越干越熟练,我开始看着闹钟一分钟能揉成9个馒头了,自己很开心,揉好的生馒头要放在好大的一个笼屉里面,再把火加旺。伙房里全是蒸汽,等馒头下屉里,喷香的馒头,看着就有食欲,我经常空口吃上一个馒头。
         食堂的菜一做就是一大锅,而且是用铁锨翻炒的,不管谁来炒菜都累的满头大汗,把炒好的菜用大盆盛出来,端到开饭的窗口,为前来打饭的青年盛菜。开饭过后开始收拾伙房和餐桌,等把地扫干净,开始准备下一顿的菜,大家围坐一圈边摘菜边唠嗑 。大家休息时,我就拿着一本字帖,坐在用板子搭造搭凳子上,在用板子拼搭长条餐桌上,开始练字,每天反复着做饭,练字。字越练写的越好,就经常给连队出黑板报,又学着写仿宋体字,隶属体字,y
拖拉机手赵春来和李良君夜班翻地,耙地时,我和付忠玉俩值夜班为他们做夜班饭,为了让他们吃好,我俩给他们调着样的做,有时是包饺子,有时是烙饼,他们俩很满意。他们回来吃饭时已过熄灯时间,就把拖拉机的大灯对着食堂的窗户,屋子里很亮,吃饱后他们把拖拉机开走了,我俩回到宿舍睡觉去了。
一次连队的酒坊去东安拉曲子,派我去给他们做饭,我一个人留下做饭,其他人跟车拉曲子,他们主要是把曲子装满车,再坐车回来吃饭,车再开回连队去卸车,连续干了几天,有一天我做好了饭,坐在哪里等他们回来,甘等也不回来,等的我都烦躁不安,心想会不会出事了,没有电话联系,只好耐心等待,过了好一阵他们终于回来了,一进门有的说差点看不到你了,有的说我们差点回不了了,我急忙问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我们翻车啦,幸亏曲子很轻,我们从曲子里爬出来了,又把车扶起来,把地上的曲子又重新装到车上,这才回来了。我看着他们满脸的灰尘,又是心疼又是高兴,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家快洗洗脸吃饭吧。
在食堂做了半年,一次领导干部找我说连队小学的校长葛福珠要去开回好几天,说你的字写的好,让你去代课几天,在我印象里大家觉得老师娇气,我说我不想去,我拍别人也说我,领导说你就去代课几天,等葛福珠开会回来你还回食堂,就这样我去了学校代课,这一去就在没有让我回食堂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17: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的鱼儿 发表于 2015-2-15 07:14
/未完待续,欢迎大家都来写回忆。

2017.9.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1 15: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回忆佳作,使我们 又回到知青的岁月。值得珍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9-7-19 10: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