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336|回复: 73

返城后的艰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2 19: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启华 于 2010-3-11 20:53 编辑

                              返城后的艰辛

                                                                  (一)

历史总是不停的在和人们开玩笑。下乡十来年了,年龄大一些的知青们已经或正在准备飞进爱巢,稍小一些的也已基本成双成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谁也不是出家人,很是顺理成章。

就在广大知青真的就要扎根的时候,亲爱的邓小平同志善解民意的大手一挥,千万知青的命运从此改变。天降福音,知青们激动了,兴奋了,狂躁了。返城的巨大风暴席卷了北国南疆,自然地吹散了一对对牵手不紧的鸳鸯,他们无奈的哀鸣着飞向了各自的老巢,从此天各一方。

什么叫一贫如洗,什么叫两袖清风,什么叫一无所有,什么叫悲喜交加。这些成语,大概都能和刚刚返城知青们的窘境相连接。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事情四处奔颇,从城市长大的我,今天对生我养我十多年的家乡竟然有些陌生了。一切似乎都得从头开始-----

顶替父亲进了化工厂,繁重而危险的体力劳动,恶劣的工作环境,生疏的工艺流程,虽然不难适应,但是,由于返城后的种种压力,心里真的有些承受不住。在工作中我两次突然昏厥险些命丧黄泉(经检查是低血糖所致)。那时的我,体力、心力都已透支,下乡时形成的习惯让我从不把自己承受的压力分担给父母和家人。我自信,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能过去。

半年后我被提拔为所在车间的副主任,我知道,这并不完全是由于我的工作态度和能力所致,当时的政治面目和良好的档案材料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上任不久,我渐渐的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主要是因为自己的文化水平确实很低,短时间不可能对产品的配方及各工序全面的了解,何谈指挥生产?这就迫使自己下定了求学的信心。

                                                                         (二)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作父母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在当时自己可谓是一贫如洗、两袖清风。好在那年代谈恋爱的费用并不高,可是结婚总得需要票子啊。为了省钱,依仗着在兵团学会的木匠手艺,自己动手打了全套的家具,干了一个多月,磨了两手血泡。

我的情况深得爱人的理解,她温柔贤惠又善解人意,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中意的终身伴侣。婚后的生活虽不浪漫却也温馨。一年后,儿子出生,这无疑给全家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希望。然而,窘迫的生活现状使得我和妻子却无瑕欢快。为了希望,我必须要努力,要拼搏,要奋斗。

知青返城后,面临着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住房,那时候,能拥有一间九平米的小屋就已很满足了,三代同室也并不为奇。我与妻儿的那间仅有6.2平米的住房,虽然小了点,毕竟也算是自己的安乐窝啊。夫妻恩爱苦也乐,那时我和妻子觉得也很甜蜜。就是在这间小屋里,我补习完了初中、高中的全部文化课程,又考入了电视大学。

孩子出生后,由于妻子属于大龄生产,母乳不足,所以只能靠奶粉喂养,这无疑又加重了我们的生活负担。妻子休十八个月的产假,享受的是病假工资(26元),我正在半脱产补习文化课程,仅八元的奖金也无法享受,每月发薪我都会于当日,把那用工资条卷成一小卷的薪水(37元)交给妻子,妻从未嫌少过,而是总要和我叨叨着,怎样才能更合理的安排好当月的各项支出,其原则当然是,能省则省。

住房很小,收入很少,孩子很小,母乳很少。这“两小、两少”就是我与妻那时的生活写真。妻子把全部的心血洒在了孩子身上,洒在了这个不大而贫穷的家中。而我则把精力投放到了工作中、学习上。有人说,爱学习的人,就像是海绵一样渴望知识;其实,知识贫乏的人,更像那干涸的海绵,因为他们太需要知识的滋润,哪怕是一点点、一滴滴,如饥似渴。

这天,高中数学补习课的老师给同学们出了一道解析几何的求证题,当日无人能解,那时对语文课不大感兴趣的我,对数学很痴迷,解不出来此题,岂能善罢甘休。

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了,同学们飞也似地整理书包,跨上单骑,冲出了校门。他们大多和我一样,都已成家,为的是能早点到家也可帮妻子一把。我满脑子里装着那道尚未解开的求证题,动作自然也就缓慢了许多。从学校到家,单程骑自行车需要一个小时,一边骑车,一边在脑子里开始解题,入魔似的。突然前面的一辆卡车不知何故戛然而止,我紧随其后来不及反应,咣当一声,我自行车的前轱辘猛地撞在那卡车的后箱板上,并卡在车箱的下端,这就叫追尾。我瞬间从解题的状态惊醒了,还好,只是手背擦破了皮,并无大碍。

自行车撞卡车的后果是不言而喻的,那司机,车都没下就开走了,在看我的自行车,前轱辘已经变了形。“唉!真他妈晦气”,我喃喃自语,自认倒霉------

八、九月份的气候还很闷热,我闷闷不乐强装无事地回到了家,由于出了车祸,比以往晚了近一个小时。我快步走进了我所居住的那个大杂院,一眼看见院子中间的小竹车里,刚满十个月的儿子,小手抓着车边,朝着正在忙着做饭的妈妈,“呀呀,妈——咪——”的哭闹着,西斜的阳光仍照射在孩子的身上,满头满脸的汗水和眼泪。此刻我来不及与妻解释,和往常一样放下书包,抱起了孩子------,“好儿子,不哭,爸爸抱,爸爸来晚了,”像是道歉,也像自责。我抱着孩子出了院子,朝着不很远的树荫处走去。

孩子不哭了,而我的眼泪却无声的掉了下来。儿子那稚嫩的皮肤长满了痱子,光着屁股带着已经湿了的兜肚,两条小腿湿漉漉的,不知是尿湿还是汗湿,怜子之心油然而生,阵阵酸楚在心中搅动,“是爸爸不好,全是爸爸不好---”我喃喃地对着还听不懂话的儿子,声音极小的爱抚着、爱抚着------

我们的大杂院,共八间房(一面四间),住着七户人家,三米宽的院子,由于各家都要在窗下搭建一个小房,夏天用以做饭,冬天用以藏煤,这样一来,三米宽的院子就成了夹道。冬天还算好过一些,夏天的日子可就难熬了。气侯的闷热,烈日的爆嗮,加上七个煤球炉子的熏烤,那种滋味,可想而知。这就是那年代大杂院的特有“风情”。

看吧,人人手里不离蒲扇,这是唯一的纳凉工具。商店里的电扇售价大概百元左右,可那时候能有几家买得起呢。夏日里,男人们相对的还好一些,他们可以光着膀子,而女人们无论多热都必须捂得严严实实,大汗淋漓的操持着家务。望着妻子进进出出忙碌着的身影,我的心被搅疼了。

                                                                   (三)

勤俭、本分、朴实、善良的妻子,为了我的学业默默地,不知疲倦的,承担起哺乳幼子洗衣做饭的全部家务。我只是负责每天在回家的路上买点菜。由于生活拮据,买菜时总会去买“论堆儿”的便宜菜。这天看到市场许多人排队买带鱼,脏兮兮的很腥气,五毛一斤不算贵。我盘算着,犹豫着,好长时间没见荤腥了,吃一次也不算奢侈,狠狠心排队准备来他三斤解解馋。

好不容易排到个,忽然看见有一小堆儿海螃蟹,忙问“螃蟹怎么卖啊?能吃吗?”那售货员瞥了我一眼,“不能吃别买,这堆儿一块钱,刚挑出来的,不买拉倒,快点快点”。我心里又盘算开了,二斤带鱼的钱,能买这一堆儿螃蟹倒也划算,可是拿不准能不能吃啊,我伸手捏了捏,哦,还很硬实的。“快点呀快点----”排在我后面的人也不耐烦的催促着。于是我不再犹豫的掏出了一元钱递给了售货员------

我兴致勃勃地拎着螃蟹回到家,不无得意的对妻子说:“你猜我今天买的嘛菜,来看,海螃蟹”。“多钱买的”妻习惯性的问道。“这堆儿才一块钱,也该改善改善解解馋了吧”我满面春风的回答着。妻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捏起个螃蟹闻了闻,“咦,怎么是这味啊,坏的吧?”“不会的,是臭带鱼的味儿,洗洗就好了”我急忙接过那螃蟹,边往盆里放边回答着。

一阵忙活,螃蟹上了锅,不大工夫,同院的马奶奶第一个就闻到味了,“哎呀,大哥,这是嘛味啊,怎么臭臭烘烘的呀?”我急忙作答“哦,买了点海螃蟹,挺便宜的,一会熟了您来个尝尝”。马奶奶又皱着鼻子嗅了嗅,“这味儿可不对啊,能吃吗”。“没事,熟了就好闻了,”我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没底。

我一脸的尴尬还没消退,妻子从屋里出来了,她面带怒色的把我叫进屋,刨根问底的一通训问,最后非要我把已经蒸熟的螃蟹给退了。

“都蒸熟了,人家肯定不给退”我有点着急的说。

“不能吃,就得给退”妻声调不大,但很坚定。

“不就一块钱吗----”我很不情愿的语气,嘟囊着。

“一块钱不是钱呀------”妻子的语速很快,显然也着急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和妻子吵了起来,盛怒之下,我端起蒸熟了的螃蟹,蹬蹬蹬地跑出院子倒进了垃圾箱。以此维护了我大丈夫的“威严”。

妻子抱着孩子躲在屋里哭了,不知是心疼那一块钱呢,还是在生我的气------。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吵架,仅仅是为了一块钱啊。

                                                                    (四)

电大的课程很是紧张,两年内要学完十九门课程,同学们都很努力,谁也不甘落后。由于孩子小,房子也小,每天都要等到妻子抱着儿子上了床,才能有我坐下来复习的地方,为了不影响妻子休息,我会把台灯压得很低很低,用我的背影遮住台灯射往床上的所有光线,然后一头扎进书里,吸吮着书中的点点滴滴。

临近考试了,我们进入了紧张的复习阶段。因为家中的条件所限,所以每到周日,我和几个离学校较近的同学,就会到学校结伴复习,这里不仅可以享受着宽松的学习环境,而且遇有不同的观点同学间还可以互相切磋共同提高。良好的学习氛围,使我完全进入了学生时代,那一刻真的忘记了烦恼,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了老婆和儿子,一门心思朝着知识的彼岸努力的游着、游着------

“谁叫徐启华?”学校看门的老师傅推开了四楼我们的教室门,冲着我们几个问道。

我急忙起身迎去“我就是,您---?”

“大门口有人找”老师傅没等我发问,就不慌不忙的下了楼。

此时天色已黑,看看手表,时针指向了19:30,我满腹狐疑的朝楼下跑去,谁呢?以前从没有人到学校找过我啊。我三步并两步的向大门口跑去,心里一个劲的寻思。

学校的大门紧闭着,旁边的小门打开着,微弱的灯光下,只见妻子一手轻摇着婴儿车里的儿子,一手拎着个包站在那里。我快步迎上前忙问:“你怎么来了,有事啊”边说着话边俯下身来,轻抚着婴儿车里呀呀学语“跃跃欲试”的儿子。儿子很乖,紧紧攥着我的手指不肯放松,好像是要我回家------。

“看你,光知道复习了,连饭都顾不上吃了,给,你爱吃的饺子,还热着呢。”说着妻子把包递给了我。我接过包,妻子边照看孩子边做饭的情景,此刻浮现在我的眼前。手里捧着这沉甸甸的饺子,一时间却无言以对,只是觉得心里很热很热。

人们常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会有一位支持他的女人。其实,男人无论成功与否,在他的背后,都会有一位为他默默付出的女人。那就是——老婆。我怀着对老婆的感激,捧着老婆对我的温情(水饺),迈着轻盈的步子回到了教室。“快来尝尝我家的饺子,老婆刚送来的。”不等同学们发问,我便吆喝着大家共享“温情”,三下五除二,即刻便一扫而光。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赞赏着我的妻子,我得意的一个劲的傻笑着。

更让我得意的是,考试以后我竟然得到了二十元的奖学金。我揣着这二十元的奖学金,脸上洋溢着返城以后很少有过的喜悦。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反复思忖着,这奖学金的真正的得主应该是谁呢?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2-2 21: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柯森远 于 2010-2-2 21:35 编辑

你很能干很幸福的,很羡慕你。
发表于 2010-2-2 21: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奖学金的真正的得主应该是谁呢?
     当然是您的妻子了!
  文章细腻感人!赞一个!
发表于 2010-2-2 21: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徐启华
什么叫一贫如洗,什么叫两袖清风,什么叫一无所有,什么叫悲喜交加。这些成语,大概都能和刚刚返城知青们的窘境相连接。

   启华的文章,朴素无华,真实感人。
发表于 2010-2-2 21: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芳 于 2010-2-2 21:59 编辑
返城后的艰辛                                                           ...
徐启华 发表于 2010-2-2 19:34

启华你好:
      好文章!明天我要细细的拜读您的佳作。
发表于 2010-2-2 22:3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启华你好:
      好文章!明天我要细细的拜读您的佳作。
小芳 发表于 2010-2-2 21:58

我已读过了,真是好文章
发表于 2010-2-2 23: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ichihu 于 2010-2-4 06:21 编辑
返城后的艰辛                                                           ...
徐启华 发表于 2010-2-2 19:34

    本来想去睡了,发现了这一篇,一气读完,欲罢不能,不知从哪儿开始流泪,读到末尾,已是泣泗横流;真实,细致,简练,感人。而且你选写返城知青再创业的艰辛,这可是大题目。我们盼着续篇。
    你们爱得糍实,老了会更甜蜜!
    让你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发表于 2010-2-3 07: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返城后的艰辛                                                           ...
徐启华 发表于 2010-2-2 19:34

好文章,拜读了!人世间的辛酸苦辣,这代人的特殊经历,铸就了这代人的风骨。我们共同珍惜这笔财富。
 楼主| 发表于 2010-2-3 08:4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柯森远
谢谢柯兄帮助,反城后的那几年确实很难,想一下,我们知青哪个没有一段艰辛的生活经历啊。然而一切都能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10-2-3 09: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张红
张红你好,
谢谢关注,做女人不容易,相夫教子,任劳任怨,操持家务,默默奉献。没有女人的付出,哪有男人的收获与成功?
 楼主| 发表于 2010-2-3 09: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石毓生
谢谢石兄关注,
自己的经历写来也方便,只是提起那时的窘迫总不免有些难为情。
顺祝安康!
发表于 2010-2-3 10:2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苏占普 于 2010-2-3 11:43 编辑

回复 1# 徐启华
启华好!
    深刻的内涵,流畅的文笔给人以启迪,堪称佳作!
    透过忆文得知:你和多数有志返城知青一样,同时承载者工作、家庭、求学三座大山的重荷。可谓:艰辛、苦涩、不易!但你以过人毅力,驱散了阴霾,迎来了晴空,向你祝贺!
    春节快到了,致以深深的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0-2-3 11: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小芳
小芳你好,谢谢你的鼓励,能得到你的帮助对我今后的写作水平肯定会有提高。希望多多指教,我将不胜荣幸。
顺祝安康!
 楼主| 发表于 2010-2-3 11: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落叶
谢谢关注和鼓励,在家园随便写点什么用以交流很开心,反正是在自家园地,无论写的咋样,能得到大家都点评就会从中得到提高。
顺祝安康!
发表于 2010-2-3 11: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返城后的艰辛                                                           ...
徐启华 发表于 2010-2-2 19:34

启华:我们虽然不相识,但我们都是北大荒人。你的文章十分真实、动人,给人的体会真是艰辛无疑!我们返城后,都遇到过工作、住房、家庭等等问题。如今虽然都过来了,但正如你一样艰辛地付出了代价!我们的辛酸苦辣和特殊经历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们应该骄傲!我们理应理直气壮地过好后半辈子,要对得起自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8-7-21 21: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