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652|回复: 27

别拉洪河纪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15 15: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郝松涛 于 2010-4-15 16:12 编辑

                                      别拉洪河纪事

       1969年3月,我调水利连,来到一连东北面冰天雪地中的别拉洪河边(水利连是全团人数最多的一个连队,约有三、四百人)。
      上工修渠,铁镐刨在冻地上,淡淡的一个白点,盯住这白点一通猛刨,刨出了一个冻土眼,再等距离转着圈打眼(直径六、七十厘米),然后用镐尖或撬棍用劲狠扳,才能撬下来一块冻土,膀子已震得生疼。有人架火烧,火苗窜好高,却只融化了微不足道的薄薄的一小层地表面,厚厚的冻土层以冰冷的面孔傲视着人的耐心和毅力。晚上收工时,不管是否刨开了冻土层,大伙都会用草及破麻袋等物把自己的工作面盖严,精心呵护辛勤劳动的成果,防止冻的太实,第二天干活费力。
      收工回来,大伙忙着锯木头、劈棒子,帐篷前真热闹。
      棉帐篷里,对面两排大通铺,一排能睡三四十人,那么多人聚在一起,欢声笑语此伏彼起。
      晚上,帐篷里亮起了用各种各样瓶子自制的小煤油灯,错落的数十盏小油灯或明或暗,黑烟徐徐缭绕。不开会时,人们或躺或坐,或趴或卧,在灯下看书写信、聊天嬉笑。过道中卧着三个取暖的汽油桶炉子,临睡前汽油桶烧的通红,大伙忙着脱光衣服擦身子,帐外寒风刮,屋内暖洋洋,热的难受时,还要打开帐篷的小窗户透气。帐篷里也有冰雪世界,热气向上走,上下温度差距悬殊巨大,床上床下两重天。通铺下的地面上依然寒冷,积雪未化,也有人体温度因素吧,冷热相交,竟在铺板下边积有半尺厚的硬碴冰霜。大伙暖暖活活地入睡后,偶尔夜班烧火人员犯迷糊同入梦乡,无人添柴,炉中熄火,帐篷立马成冰窖。人冻醒了,打着哆嗦,“南腔北调”,齐声呐喊,好通臭骂。
      早晨,起床后首先清理被煤油灯熏得黑黑的鼻孔。
      大地回春、冰雪消融,驻地的南面有片土岗,绿草地上开滿了小花,蓝的、红的、黄的、紫的,白的……,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想来它们也不会在乎这些,唯庆幸熬过严冬,陶醉在了春的怀抱中,竞相洋溢着美丽的笑脸。抬头远望,蓝天白云下的广袤原野,荡漾着春天的芳香。蓝蓝的天上飞来了行行队队雪白的大雁,随着飘浮的缕缕淡淡的白云,亲密地高一声低一语,互相呼叫着来到了别拉红河边。
      春暖花开,活儿好干了,小桶锹贼亮,薄薄的锹头像刀一样的锋利,使劲向下一按,深深插入土中,起身端锹、迅速扭腰,双手一扬,手腕一抖,半米长的黑土块飞上了三、四米高的地面,地面上的人再把土扔到坝顶上。女青年多在坝顶上抬筐挑土,欢笑和歌声总是伴随着青年人,时不时地响彻旷野,沈伟贤那高亢嘹亮歌声真是太美了:“大雁落脚的地方,草美花又香,春风轻轻吹的冰雪化,溪水淙淙长。为什么山青水又绿,一片好风光,因为温暖跟着春天来,这里是大雁落脚的地方!” 在这美丽的大自然中伴着欢歌笑语舒心劳作真是享受啊!

      送饭来了:“是水晶包子”,大伙呼啦一下围上前来,每人双手捧着五六个冒着热气的大包子,转身离去,边走边吃,一口咬着大肥肉,糖油四溢,那叫香甜。
      尚志县民工筑路队来到别拉红河修战备公路,三个人共使一把锹,该锹尾端两侧钻孔,用长绳子拴住,锹把有一丈多长,三人品字站定,一人铲土,叫着号子,两人使劲拉绳,铁锹飞起,使锹的人快速倒把(手)后,牢牢攥住锹把的末端,铲起的土块抛向空中,飞落到二、三十米开外,像在玩杂耍,队伍一字排开,人多势众,喊声此起彼伏,空中土块飞扬,场面颇为壮观。
      大地解冻后,工程机械发挥威力,水渠初见端倪,为赶季节插秧种稻,需要引水入渠,虽说河边修渠几个月,并没有真正看见别拉红河解冻后的真面目。为引水入渠,连里派人和勘测队一起奔向河边,这是我第一次走进真正的原始沼泽地,一望无际的草地,草有齐胸高,一踏上去时,忽悠一下草皮陷了下去,一脚高一脚低,颤颤悠悠向前走,水越来越深,水漫到了腰,不能再走了,勘测队用拴着绳子的长杆扦子打进草皮后,仍深不见底。别拉红河这段“河道”,并不是水面摆在那里,多宽多长一目了然。只见或近或远、或大或小的水泡子星罗齐布,一望无际,平静的水面,阳光下闪着白色光亮,不起一丝波澜,给人一种潜移默化,高深莫测的感觉,叫人敬畏,我后来也见过别拉红河别处奔流的河道,恰与这儿静静的广阔无边的万古沼泽深渊形成鲜明对照。
      次日,连里派老职工试探引水入渠,来量很小,效果不佳。说来这可是技术活,且带有很大的危险性,只有割开草皮子,打开通道,才能把水引来,站远处割难使上劲,近处又怕掉进无底洞。乍暖还寒时节,泡在水中,昨天我去了一趟,尽知其寒冷滋味。可毕竟引水种稻,节气不等人哪。
      尚志县筑路队“飞锹”功夫很高,但终比不上推土机厉害,为加速筑路,早已求水利连帮忙,这回连里也向他们求援。他们欣然允诺,看来筑路队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引水队伍骄傲的从我们面前走过,肩扛着铁锹或大鐥刀,带着绳子,背着军用水壶——里面盛的是酒,挺胸昂头奔向河边。傍晚,大水入渠,筑路队凯旋,人困马乏,水壶空空如也。
      合作双赢。机械作业加快了筑路进度,筑路队腾出人手帮助团里插秧种稻,各得其所,乐在其中。
      这一年,二十三团第一次吃上了自产的大米,虽然米里有不少的稗草籽,可米是真好吃,油性很大。光滑润泽,劲道可口。
      我们继续向前修渠,天热了,宽阔的水渠成了游泳的好地方,收工后,下水玩够了再回去吃饭,很惬意。有回收工回来,曹正昌、江伯淮、高洪根和我在草甸子里见前面不远处有个黑家伙,大吃一惊:有人叫道:“熊瞎子”!我们一递眼神,喊着:冲!冲!端着桶锹冲向“黑熊”,近前一看,是棵“跑荒”烧焦的大树根。

      那时过节或搞庆祝活动,各班排总要自编节目,我们几人演的节目是首新歌《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 。歌中唱到“红太阳照边疆,千山万水披霞光,长白山下果树成行,海兰江畔稻花香……。” 那年代,从没见过鲜族舞蹈,我竟敢编成歌舞,又唱又跳,其动作与鲜族舞蹈根本不搭界,只因曹正昌、高红根、李俊和我都能劈叉,就多采用了武术套路里的一些动作,与众不同、别开生面、看着开眼,居然也颇受欢迎。要是对鲜族舞蹈略知一、二,打死我也不敢胡编,那时真可谓无知者无畏,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要麦收了,我们接到任务去二连修水泥场院,告别了可爱别拉红河。

      我随手拿起一块小小的石头,并没在乎它是方、是圆、是扁。轻轻地投入了水利连那一丝波纹不起的平静的水面上,不期激起浪花,只想在慢慢扩大的“年轮”中,细细找寻青春岁月的痕迹和对战友的回忆。
      并借以上星星点点的回忆,寄托着对八五九农场深深依恋和怀念!祝愿正在这片黑士地上生活和曾生活过人辛福安康!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4-15 17: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顺康 于 2010-4-15 17:11 编辑

      知青年代的真实的写照,每一个知青都经厉过这段难以忘却的岁月,怎能叫我如何不深思回想那艰难的旅程.我们这一代人真的好辛苦啊!好文章.谢谢你!
发表于 2010-4-15 17: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马神 于 2011-5-17 13:45 编辑

回复 1# 郝松涛
我们14连北靠别拉洪河,河边有个鱼亮子。那时河里的鱼很多,每年都能吃到不少。拖拉机到北河边作业,拖拉机手们上班时拿根尼龙绳,拴上一溜用大头针弯的钩子扔到河里,下班就能逮到不少鱼。那时我连副连长在河边的林子里掏了一个狼窝,从此狼窝就成了那片林子的名字。对岸是一片草甸子,每年连队盖房子都要上那儿去割笘房草。05年回到连队,看到的北河已经即将干涸。对岸的草甸子已成了农田(好像是红兴隆农场?)。连队捉鱼的小船默默的躺在岸边,显得很无奈很寂寞。昔日的北大荒,正在渐渐的消失,自然保护成了一句空话......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4-15 17: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0-4-15 18:02 编辑

别拉洪河纪事

       1969年3月,我调水利连,来到一连东北面冰天 ...
郝松涛 发表于 2010-4-15 15:48

      难忘的知青岁月,既艰苦卓绝又色彩斑斓,令人回味无穷。只是看到“投石子”那段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细一看原来是有时间跨度的。
    感谢你的辛勤付出!文章很美!祝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0-4-15 20: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王兰珍

      确实“难忘的知青岁月,既艰苦卓绝又色彩斑斓,令人回味无穷。”
      写“投石”那一段,也是因为诺大的水利连,少有战友提起的那段生活经历,故写此文,并于末尾表明“追寻青春岁月的痕迹和对战友的回忆”。

      祝您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0-4-15 20: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郝松涛 于 2010-4-16 12:37 编辑

回复 3# 天马神

      05年回到连队,看到的北河已经即将干涸。对岸的草甸子已成了农田(好像是红兴隆农场?),连队捉鱼的小船默默的躺在岸边,显得很无奈很寂寞。昔日的北大荒,正在渐渐的消失,自然保护成了一句空话。
  

      我从二十五连去兽医站的,回连时总要经过十四连,开春时节高高耸立的柴火顶上晾晒着串串的鱼干,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那时的鱼真多。那时四营曾被戏称为“东海舰队”,到处是沼泽地,现北河已经即将干涸真不可想像。那时美好的大自然真让人留恋。
 楼主| 发表于 2010-4-15 20: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知青年代的真实的写照,每一个知青都经厉过这段难以忘却的岁月,怎能叫我如何不深思回想那艰难的旅程. ...
顺康 发表于 2010-4-15 17:05


      谢谢您与我共同回首段难以忘却的岁月,回忆那艰难的旅程。

      感谢您的点评和鼓励!
发表于 2010-4-16 08: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岁月,刻骨铭心!现在回想起来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谢谢郝老师的美文!
       祝您健康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0-4-16 11: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的岁月,刻骨铭心!现在回想起来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王小玲 发表于 2010-4-16 08:07


      对呀,难忘的岁月,刻骨铭心!那天那地、那风那雨、那情那景、那人那事,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和快乐!且难以追寻。
      祝您健康快乐!
发表于 2010-4-16 11: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郝松涛 难忘的岁月,刻骨铭心!那天那地、那风那雨、那情那景、那人那事,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和快乐!且难以追寻。
    你好:回忆这些让我们的感情难以平静,对于我们今天理智的看待它便是一种难得的享受。要抚平这情感的波澜,只有更加善待我们自己和家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4-16 13: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许卫民

      生活的经历总会在文章中打下深刻的烙印,我的回忆文章多有些苦涩。这篇文章比较明快。三江山河美,大自然的美好风光使我们赏心悦目,患难与共的战友情深意长,艰难的岁月终身难忘。
      回首往昔,今非昔比,生活在太平盛世,我们是要珍惜生活,健健康康的活着,更加善待我们自己和家人。
发表于 2010-4-25 13: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郝松涛

下午好,松涛!

近期一直在水利水务、514和世博三个主题上转悠,文学廊久违了,真的是深感歉意
今天回到文学廊,虽是迟到的回复,虽然多为拷贝楼主语录,却也是我与楼主的共鸣

      我随手拿起一块小小的石头,并没在乎它是方、是圆、是扁。

轻轻地投入了水利连那一丝波纹不起的平静的水面上,不期激起浪花,

只想在慢慢扩大的“年轮”中,细细找寻青春岁月的痕迹和对战友的回忆。
      并借以上星星点点的回忆,寄托着对八五九农场深深依恋和怀念!

祝愿正在这片黑士地上生活和曾生活过人辛福安康!

发表于 2010-5-12 15: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马神 于 2011-5-17 13:51 编辑

回复 1# 郝松涛
每年的苫房草,连队都把指标落实到各连排及个人头上。当时我在伙房,我们伙房每个炊事员也有指标。记得有一年我和大家一起去割草,割完后自己用渔船拉回来。为了少拉几趟,我用装马车的方法码起来,想尽可能的多装点。谁知因为装得太多,船到河中间被压沉了。还好,河水不深只淹到脖子,但把大家吓得不轻。惊魂初定,只听炊事班长叫起来,司务长不得了,下面都是螺蛳。想想也是,当初从未看见谁吃过或在河里捞过螺蛳,河里的螺蛳们也许从有这条河起就在这里传宗接代,繁衍生息。年复一年,河底就成了螺蛳铺成的了。当天回到连队后,炊事班长就带了几个人到河里捞了几麻袋回来。伙房里当天就让大家吃到了螺蛳肉烧豆腐羹,当然她们也带了不少到宿舍,工余饭后,煮了当零食解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9: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天马神
      为了少拉几趟,我用装马车的方法码起来,想尽可能的多装点。谁知因为装得太多,船到河中间被压沉了。还好,河水不深只淹到脖子,但把大家吓得不轻。
      吓死人了,却道“还好.......。”

      河底下面都是螺蛳 也许从有这条河起螺蛳们就在这里 传宗接代,繁衍生殖。年复一年,河底就成了螺蛳铺成的了 当天回到连队后,炊事班长就带了几个人到河里捞了几麻袋回来。伙房里当天就让大家吃到了螺蛳肉烧豆腐羹,当然她们也带了不少到宿舍,工余饭后,煮了当零食解馋。
      确也因祸得福。故事惊险有趣。
发表于 2010-5-16 23:5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拉洪河纪事

       1969年3月,我调水利连,来到一连东北面冰天 ...
郝松涛 发表于 2010-4-15 15:48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品味人生,享受怀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8-7-21 21: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