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420|回复: 32

路生讲故事(连载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00: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帆 于 2011-1-26 12:14 编辑

奔赴边疆
DSC_0350.JPG
  1969年的秋天,那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秋天。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口号声、锣鼓声铺天盖地震撼着整个北京城,也震撼着我们这些热血青年。我的心沸腾了,恨不得马上飞到边疆去,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显身手。内蒙古的大草原,白云下面马儿跑;东北的棒打狍子瓢舀鱼;云南的山寨和傣族的泼水节……我都如梦如醉的向往。爸爸妈妈跟我讲:你不要那么天真,那些地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美好,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对你这个从没有参加过农村劳动的孩子来讲,是要吃很多苦的,还是回老家吧,有人照顾你。我一句也听不进去,反而说他们思想落后。我下定决心,一心一意听毛主席的话,到农村去锻炼自己,我不顾他们的反对,自己拿着户口簿,花了贰分钱就把自己划出了北京。
  9月2日这一天,我身着戎装(实际就是一身仿造的,比正规军装黄的假军装),坐着部队大院里为我们送行的大汽车到了永定门火车站。车站已是人山人海,绿色的人群,红色的标语,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响彻云霄,父母的哭声,同学的送行,都没挡住列车的笛声,开往北大荒的专列在人们的呼号中慢慢地离开了北京,驶向那遥远的地方—北大荒。
  火车经过三天三夜的行驶,在一个叫福利屯的小车站停下了。望着这荒凉的小车站,加上几天的劳累,真的想家了。这时几个同学拿来了几个小西瓜,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小的西瓜,我想这么小的西瓜能吃吗?没想到吃起来真的很甜,吃着西瓜,把想家的事儿就给忘了。这就是我们这帮平均年龄不到17岁的孩子们,真的是没心没肺。
  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又上了一辆矮帮的大卡车(35人一个车),汽车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往前开,我们也像摇煤球似的东摇西晃,再加上人又多,有人喊腿都压麻了,一会儿有人拍着汽车棚盖喊停车要方便,喊得叫得混成一团,气得司机直骂娘。天渐渐的黑下来,两旁的树林在黑夜里显得阴森森的,我们也安静下来,任凭汽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和蚊虫的袭击,一路摇摇晃晃,迷迷糊糊。不知谁喊了一声:到了!我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排平房,屋里的灯很亮,我想:可到了!我盼望已久的地方终于到了。我们都集中到一个大房子里,一名军人拿着名单在念,这时我才明白,这儿还不是我们要待的地方,这儿是团部。我们还要分到连队去,好在我们几个同学都分到了一个连队(二连)。这时只见一个穿黑衣黑裤,帽子歪戴着的人来领我们上了大拖拉机(当时那地方叫小型车)。后来我才知道领我们的人就是我们连的指导员。眼前的指导员和我想象中的指导员差得太远了。当时什么也顾不得想了,只想赶紧到地方好好地睡一觉,太累了。我们几个连滚带爬地座上了装有一车砖的拖拉机,到连队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指导员把我们带到宿舍,只听见有人喊:“快点灯!小北京来了!”,随着划火柴的声音我看到每顶蚊帐都点燃了灯光,从蚊帐里伸出头儿的人说:你们几个到空的炕上睡吧,她们在场院干活呢,说完又回到蚊帐里睡去了。我们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几个人钻进了一个蚊帐猫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找到食堂,准备吃早饭。要说昨天晚上看到的破房旧屋,已经让我们吃惊了,今天食堂的景象更让我们大开眼界。只见馒头上、菜盆里满了苍蝇,别说吃了,看一眼都想吐。喝口水吧,水也臭哄哄的,这日子可怎么过呀!不吃又饿,吃又没法儿往下咽,真是左右为难,后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把馒头皮儿扒了,豆角吃里面的豆不吃皮儿,总算添饱了肚子。为这,我们受到了大会批判,害得全连战士陪我们吃了一次忆苦饭。到这个时候,才隐隐约约地知道什么叫接受贫下农再教育,什么叫到艰苦的地方去,看来决不是一句空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饭是吃饱了,可连里没人搭理我们,闲得无聊,我们几个顺着昨天来的方向走去,无目的地走着……,渴了,见着玉米地就钻进去折了好多玉米杆,一边嚼着,又一边无目的地往前走,实际上也不知道往哪儿走,实在走不动了,后来我们决定到团部去找我们的行李。可哪儿是团部?我们也不知道,只记得昨晚是坐拖拉机来的,那么也只有坐拖拉机才能到达团部。我们几个就在土路上坐成一排,心想;拖拉机开不过去就得停下来,我们再求人家捎带我们去团部。过了没多久,真的开来一辆拖拉机,见到我们一字排开地坐在路中央,拖拉机停了下来。司机下来走到我们面前说:你们是新来的小北京吧?真神了!他怎么知道我们是新来的,不容我们多想,就听见他说:你们是不是上团部?我们点头答应着,就见他一挥手说:上车吧!我们几个麻利儿地上了车。到了团部我们才知道这位司机师傅是老北京(比我们早来一年)。谢过师傅之后,我们直奔团部办公室找接我们来的全参谋,要求到有电灯、有电话条件好的连队去,我们是又哭有闹,说全参谋骗了我们。到学校接我们的时候,他说兵团是军事化管理,住楼房,有电灯电话,还有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他只说对了一样,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其它都没有。我们的哭闹声,招来了政委的一顿批评,并给我们连队打电话,让连队接我们回去。我们连队正着急找我们呢,接到电话,把连长气得七窍冒烟,电话里和政委直嚷嚷:“我们连不要她们了,爱上哪儿上哪儿,太不象话”。政委批评他们没做好工作,要求连里马上把人领回去。就这样我们和行李统统被装上了小型车,乖乖地回到了极不愿意回的连队。从此,开始了长达七年的兵团的生活。
(连载一)

发表于 2011-1-22 08: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光启 于 2011-1-22 08:26 编辑

回复 路生 的帖子

      秀容好!这篇回忆录写的真好,我们是同车;同路,有幸又分在一个连队,记得第二天开始王兴洲就给我们9个人连续办了三天的学习班,那三天真的感觉很无聊,老生常谈.
      只因我们当时的心思早已被劳动的场景所吸引,无心上那"下乡'的第一课,这样指导员无奈由五天的学习计划改为三天就分到各个班组开始接受再教育了......
     期待你的续片早日发表!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09: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光启的关注,退休没事闲写,见笑了。
发表于 2011-1-22 11: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帆 于 2011-1-22 18:49 编辑

       看着看着,我笑了:哈哈哈哈哈......
       如果说四十年前你们几个北京部队干部的女儿耍大小姐脾气,连累我们吃了一顿忆苦饭,那么,四十年后的去年我们上北京时,你和李建平李惠玲招待我们,可算连本带利偿还了这笔旧账了!
         还有其他的这事那事,也都让我没心没肺地笑了。
发表于 2011-1-22 14: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连队的7年您做了不少事。在我的印象里。文书,出纳。班长,排长,付指导是我们的领军人物,期待续文。有过忆苦饭的垫底,美味佳肴。山珍海味都能抵挡
发表于 2011-1-22 17: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路生 的帖子


      故事的 回忆,记录了知青成长的足迹。我们连的上海知青刚到连队也集体绝食要吃大米饭,慢慢适应了了兵团的工作和生活,在艰苦的环境里得到了磨练。期待下文。
发表于 2011-1-22 17: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聆听故事,期待下文,方便阅读,把文字“加粗”了。
发表于 2011-1-22 18: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参谋咋那么不负责任呢?!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 14: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松涛、燕奎、宝贵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发表于 2011-1-24 19: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路生 的帖子

你好,静待下文。
发表于 2011-1-25 12: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芳 于 2011-1-25 12:43 编辑

路生你好:
       拜读你的佳作,很喜欢,期待续集!
232152.jpg
发表于 2011-1-25 14:0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路生你好:
       拜读了你的佳作,很有感触,非常喜欢,期待续集!

祝你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1-1-25 14: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路生 的帖子

路生好!一样的故事,一样的经历,一样的感想,一样的回眸......期待下文。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6: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小芳、小玲、疆屏风对我的关注!退休了,没事闲写,连载二已发表在小圆山忆园。二连开办忆园,我也想为他添点光彩。只可惜没有文采,只能用笨拙的方式支持忆园的开办。你们别笑话我就行了。再次谢谢你们的鼓励。
发表于 2011-1-25 21: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5 21:28 编辑
路生 发表于 2011-1-22 00:14
奔赴边疆
  1969年的秋天,那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秋天。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口号声 ...


路生你好!
    谢谢你的回忆文章!把我们的思路也拉了回去。大同小异的经历,看了也亲切。
    祝兔年吉祥!

点评

读后心潮澎湃仿佛又回到了那可歌可泣难难以忘怀的特殊时代,感谢那个时代让我们五湖四海的傻青们走打一起,相识相知一生不忘,亲如一家。感.....  发表于 2014-6-30 06: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8-7-21 21: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