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812|回复: 38

旅途系列——沟帮子小旅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8 00: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22:54 编辑

       沟帮子小旅馆
  从哈尔滨到辽宁的白票(我们21连的老连长家)没有直接的火车,只能坐到沈阳再倒车到白票。所以我从哈尔滨出发时火车票是哈尔滨直达沈阳的。
    哈市战友怂恿说,沈阳的前一站就是沟帮子,沟帮子有个青岩寺,青岩寺里有一“歪脖老母”非常的神奇,人家很多台湾香港的人都去朝拜。说得我心动,我这人好奇心强,再说已经是经过的,何不去看看?于是便有了这次沟帮子的行程。
         (一)
    火车到沟帮子车站已是夜幕降临。因对这个陌生的小县城的了解一无所知,乘出站验票的当口,便向工作人员打听这里的坐车“行情”———他们那一身制服给我一种安全感,也是我目前唯一可以可以信赖的人。一位女同志耐心地告诉我:坐大巴5元,出租车20元。离这里不远处就是长途汽车站,每天早上6点多(多少已经记不得了)有专门到青岩寺的大巴车。
   “大巴5元,出租车20元”,我心里默记着。
    出得站来,浓烈的夜色立马将我包围,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也是有气无力,倒是增添了几分神秘,我无法知晓那灯火的背后隐藏着的是什么?孤身一人,又是夜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原先的豪情顿时大减。今晚住宿哪里?沟帮子还是青岩寺?心中一点没有底。恐惧感逐渐向全身蔓延,我这才意识到此行是有点冒失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隔壁就是卖火车票的地方,我该先去签票,把返程的事落实了。
    一间屋子也就20来个平方吧,毕竟是小地方,来往的人也不多。
   有人上来问我要不要出租车,到青岩寺的。她看我的样子不像本地人,估摸着是来敬香的,所以向我“兜售”。
   “车费多少?”我老练地问道,因为已经打听了行情,心里有底了。
   “四十。”狮子大开口。
   “不去!”我斩钉截铁地回绝。与我的心里价位差得太多了,我也赖得和她讨价还价。
   “三十五。”她确定我是去敬香的,当然不轻易放弃我这笔生意。
   我忽然有个念头:即使她的价钱符合我的要求了,可半路她再加价怎么办?不加?给你扔半道。那时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还有更可怕的是,我有这么一大堆东西(那是哈市战友硬给我的呀),万一他们起了歹念,黑灯瞎火的山沟沟里,什么事不能干呢?耳听的还少吗?杀人,抛尸。当地警方有能力破案子吗?上海警方会到这里来破案吗?只想得我不寒而栗。啊呀,还是太平点吧!
    于是我对她说,我今天不去了,要住下,明天坐大巴去。
    她悻悻然,又去物色新的目标了。
    刚办完票子的手续,又有两个中年妇女来问我要不要住旅馆?我当然要!
   “什么价钱?”我问。
   “通间10元,单间有20的,有30的。”她们回答。
   这么便宜?便宜没好货呀!我首先想到的是卫生状况,觉得价钱太低了,设施肯定很差。
   “就要30的吧。”我说。心想30总要比20强一些吧。
   “可以洗澡吗?”大夏天的,这当然是要关心的问题。
   “没有,但是我们可以提供热水。”
    这也不错了,毕竟不是在家里。
    于是她们就上来要拿我的行李,可我对她们还有戒备之心,所以不让她们拿,宁愿自己背着,拖着。
    拿着东西也走不快,一段路后她们忍不住又来“抢”我的东西。这次我没有再坚持,毕竟很累,而她们两个人空着手的。虽然东西她们拿着,但是我时时提防着,生怕她们把我的东西拿了一溜逃了——出门在外的,谁了解谁呢?
    又走了一段,来到了一座平房前,她们说到了。
    我一看,门楼上有招牌“国营××站前旅馆”,现在哪有什么“国营”的呀?显然是借着人们对“国营”这块牌子的信任度而想出的揽客高招。管他什么国营不国营的,与我有什么相干呢?
   这个小旅馆总共也没有多少客房。接我的两个女人把我领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只床,这就是所谓的“30元一天的单间”。
   屋子倒也干净,只是有一面墙壁上满墙的水迹,斑斑点点的,好比人身上的癞蛤疮。一想要伴着它过一夜,我心里就有一种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能不能给我换一间?”我试探着问。其实我并不报什么希望,因为我的要求谈不上“合理”。
   “可以。”她们倒很爽快。估计是看在我多出10元钱的面子上。于是她们动手一起将我的行李搬到了对门一间。这间墙壁是干净的,里面有两只床,估计原先是两个人住的,现在没有客人,就给我了。
   真不错!一只床睡觉,一只床放行李。这样的“安排”简直太称我的心了。
   她们向我要身份证登记。我因出来匆忙,到了火车上才想起来一直记着的身份证临出门却没有放在包里。原先一路都是住在战友的家里,也无所谓了,可一到外面的旅馆就“冒傻”了。
   我很抱歉地向她们解释:身份证忘带了。她们看看我也没有是“歹徒”的可能,其中一位就对我说,如果碰到公安局来查房的,你就说是我的亲戚。我感动地连连应答。

               (二)
   有人在我的门口放上一个暖瓶,招呼我:“热水给你拿来啦!”又给了我一个据说是“脸盆”的塑料盆。
   我一拎才发觉只有半瓶水,唉,算了,也许别的客人还没有热水呢,我已经很知足了。
   用这半瓶热水解决了个人卫生问题。因为她们说是“脸盆”我就不能当“脚盆”用——我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至于那是不是真的“脸盆”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准备就寝了,可是看着那半新不旧的草席我犯难了。人都有得陇望蜀的通病:站着的巴望坐着,坐着的巴望躺着,躺着的呢又巴望着能舒适一点。
   这席子不擦肯定不会舒适,不舒适明天精神就不会好,精神不好哪有力气上山拜佛?不上山拜佛我来干什么?
   眼下的重中之重就是擦席子。
   可是拿什么擦呢?我当然没有冒傻到让他们给我擦席子的地步。即使他们能给我擦,会拿什么样的布?这块擦席子的布当然很重要,如果是很脏的布还不如不擦。
   我在床边站了许久,踌躇了半天,狠狠心拿出了自己洗脸的毛巾,端了半盆水,好好的把席子擦了两遍,算是消了毒,也算是给自己的身体和他人的汗迹间增设了一道屏障。再用水把毛巾使劲搓洗了,水能荡涤一切污垢,况且还有香皂的助威。
   躺下来,很舒心,也找到了一点“家”的感觉。凭着这份感觉,这一觉肯定香甜。
   还没有踏上“寻梦”的征途呢,外面忽的就有了一阵嘈杂声。
  “是不是公安局的来查房了?”因没有身份证,多少有点心虚,这越是不想发生的事就越是会发生。
   如果公安局的问我,我说是那个女人(估计是老板娘)的亲戚,可如果再往下问呢?我可答不上来了呀!我心里有些慌乱。
   当然,没有身份证(是忘带)也不犯法,可是说谎就不对了呀。如果因为说谎被带到公安局,左右的调查,身份弄清楚了,我的行程不就给耽搁了吗?
   我胡思乱想,随时准备着“公安局”的人一头冲进了。
   可是等啊等啊,声音就只是在外面哄闹,却不见到我的房间门口。怎么回事?怎么一直不进来?不是我盼望他们进来,而是事情不了结我就无法入睡,而明天还要上山呢。
   我干着急。
   又等了一会儿,那声音还是只停留在原来的地方不见往任何地方移动。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即便是“自投罗网”也比干等着好。是死活不了,是活死不了。
   我佯装到水房去,出了房间一看,原来就在我的隔壁来了一大帮子人,男男女女的,正在说话呢。那喧闹的程度,就像沸腾的粥锅。
   真是一场虚惊!
   回屋后和老公通了个电话,汇报一下自己的安排,然后安然入睡。
        (三)
    一觉睡醒,天已大亮。隔壁的嘈杂声仍在继续,似乎好像一夜没睡?这些人的精神头真好。
   刚洗漱完,老公来电话了,我还纳闷呢,老公一贯是睡懒觉的,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一通话才知道,原来老公竟一夜没合眼。想想老婆在遥远的荒郊野外的私人小旅馆,会不会是孙二娘的黑点?鞭长莫及呀!于是一早打来了电话询问情况。(老公早上对儿子说,打个电话给你妈妈,看看是不是还活着——这是回来后知道的)
   老公在电话里再三地叮嘱:千万不要坐私人的出租车!一定要坐公家的大巴——与我不谋而合,当然不是为了省钱,而是安全系数高一点。
   我要出门了,除了自己随身的小包,其他的行李当然是放在旅馆。可老板却叫我将钥匙留下,说这间房间里面有电表,他们要进来的,还说我的东西不要紧的。
   他的要求似乎太荒唐:我租了的房间,凭什么把钥匙给你?我的东西还有保障吗?有什么岔子谁负责?我表示不能接受。
   他不厌其烦地向我解释:东西没有关系的,没有人会动的,他们只是要看电表。
   我的房间的墙上是有电表,可这能成为随便进我的房间的理由吗?我的行李得不到保障,太没有道理了嘛!
   我提出还是换一间房间(比如昨天原先的有水迹的那间)。老板说,不用的,你的东西不会有人动的!
   虽然他是信誓旦旦地,可我听起来却是软绵绵的没有力度。守着这一堆东西,没有一点歹意,我凭什么就相信了呢?
   可转念一想,就算我换了房间,我的东西放进去了,门锁上了,钥匙我拿着了,这就保险了吗?这样的挂锁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他如果是君子,就不会动我的东西,如果是小人,即使换了房间也没有用。我大脑闪电般的又有了几个方案,最后全部否定。比如:把东西拿到铁路站,那里应该是有包裹寄存处的,可是第一,时间已经很紧,没有时间这么的去折腾,第二,是否真的有大件寄存处也还不能确定。还有就是将东西带上山,也不行,吃不消的。
   我作了最坏的打算:从山上回来,我的行李全都不翼而飞,而他矢口否认我曾经住过他们的旅店。也就是说,我除了随身的一个小包外已是一无所有。我问自己,如果这样,能承受得了吗?回答是,能承受得了的。只要人还在,随身的包还在,就不怕。
   我决定赌一把。
   于是,答应了他的要求,交出了钥匙。只是,我也多了一个心眼,某些地方做了一点记号,回来可以验证——我也当一次“小人”。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当然是东西还在的情况下。
   从山上下来,已是中午了,大巴停在长途汽车站。我见有到白票的客车,于是叫了一部小山轮车,只奔小旅馆去拿不知是否还存在的行李。
   一看,东西都还在,一验,完好无损。我长长地吁了口气。
   根据原先的约定,他收了我5元钱的保管费。
   我走出旅馆,他在门口向我行招手致意。那是一张白白净净的写满“善”字的脸,我很感动,也有几分愧疚:曾经以小人之心忖度过他。
   这辽宁省沟帮子的某小旅馆以它的诚信,成为我旅途长河中一朵美丽的浪花。
发表于 2011-1-28 10: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俗话说,胆大有官做,胆小当不了将军。凭你的大胆,凭你的文采,绝对是个将军料。喝声彩,顶一个。
发表于 2011-1-28 10: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顾我去年的回访兼旅游之旅,和兰珍的感受颇为相似:“沟帮子”们提供的服务硬件虽然不咋的,商业经济对他们也有负面污染,但总体上讲,还是比较淳朴真诚的。
发表于 2011-1-28 11: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一帆 的帖子

沟帮子往里有个大油田,沟帮子当初是该油田的交通枢纽。以前也算是鱼米之乡,当地的大闸蟹在70年代的时候就很有名气。好像著名的红草地也在那里,应该是一个旅游的地方。想象中应该发展得还可以吧。一直想去一游,但终未成行。今后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14: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14:58 编辑

回复 天马神 的帖子

  谢谢天马神的鼓励!下辈子争取当将军。
  新年将至,祝你阖家节日快乐!幸福安康
发表于 2011-1-28 15: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兰珍姐不但文采好,喝酒也是海量啊!
真是女中豪杰!敬佩了!
祝兰姐身体健康!
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兰珍1.jpg
发表于 2011-1-28 16: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有惊无险的一个故事,今天已是第二次阅读.胆大心细是你的尚方宝剑,吃苦耐劳是那十年磨练出的法宝.一年多时间你单枪匹马走南闯北跑了不少地方,足以见证你的勇气与胆量何等了得.
      此文读罢,联想到那青岩寺里有一“歪脖老母”之事.何时晒出来与大家分享,期待!
发表于 2011-1-28 17: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兰珍好!拜读了你的游记,你遇事方寸不乱,胆大而心细,沟帮子的单身旅程有惊无险,佩服了!
      新年将至,祝你岁岁平安!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1-1-28 18: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ichihu 于 2011-1-28 19:26 编辑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沟帮子是个熟悉的地名,但极少下过车;1984年7月末,我在失明前半个多月,曾下车在那里花四元多钱买了一只烧鸡,平复辘辘的饥肠;那一次刚出北京站没多久,车就减速,过了天津就像人步行一样,原来是山海关火车出轨,铁路不通了,我们是在临时的铁路轨道上走过去的,可把我饿坏了。兰珍对沟帮子的好感,我也不算生疏,因为终于吃到了一只烧鸡在那里,饿了两天之后。
   顺祝兰珍兔年吉祥顺畅!



发表于 2011-1-28 21: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情深深,路茫茫,讲诚信,属沟帮。为荒缘,不畏难,兰珍姐,是榜样。
发表于 2011-1-28 22: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一见“沟帮子”就想起火車上三角的盒饭,沟帮子烧鸡、锦州小菜、天津狗不理包子,那些年在火車“咯登登”的节律声中我们探亲回家不断地往返在铁道线上(花钱铺路)。
  一人在外。是要外处留意,提高防范意识,情愿过后证明是一场虚惊。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22: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22:17 编辑
一帆 发表于 2011-1-28 10:47
回顾我去年的回访兼旅游之旅,和兰珍的感受颇为相似:“沟帮子”们提供的服务硬件虽然不咋的,商业 ...


     是啊,一个设施简陋的小旅馆,却如此讲信誉,沟帮子不愧为佛光普照下的圣地!
    谢谢一帆老师的关注!祝你新年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22: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22:26 编辑
天马神 发表于 2011-1-28 11:32
回复 一帆 的帖子

沟帮子往里有个大油田,沟帮子当初是该油田的交通枢纽。以前也算是鱼米之乡,当地的大闸 ...


    天马神对沟帮子还挺了解的嘛,以后想去叫一声。青岩寺的庙是修在山上,最高处就是歪脖老母居住的地方,往下看,云彩就在脚下,真是人间仙境。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22: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22:30 编辑
王小玲 发表于 2011-1-28 15:10
兰珍姐不但文采好,喝酒也是海量啊!真是女中豪杰!敬佩了!祝兰姐身体健康!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


     小玲别出我的洋相了,我的酒量怎么也不如你呀!生意场上的女强人,家园屈指一数,我们是望尘莫及啊!
     蛇马的战争永远没有结束是吧?哈!
    新年将至,祝你阖家幸福欢乐!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22: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11-1-28 22:37 编辑
光启 发表于 2011-1-28 16:47
回复 王兰珍 的帖子

      有惊无险的一个故事,今天已是第二次阅读.胆大心细是你的尚方宝剑,吃苦耐劳是那 ...


光启哥你好!
   你说的对,是有惊无险。因为有惊才值得一写,只是往往还是词不达意,不能更确切的表述,有点遗憾。
    谢谢关注!祝你阖家新年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8-9-19 21:5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