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五九e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355|回复: 83

小说 时间的列车已是呼啸而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4-2 10: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09-4-12 21:02 编辑

   时间的列车已是呼啸而去

    S是我家隔壁的男孩。其实他和我同岁,之所以说“男孩”,因为故事还得从孩提时说起。
    他家是这里的老住户,而我家是后搬来的,10岁那年我们做了邻居。他们家四个孩子,我们家七个孩子,我们在一起踢毽子,跳绳子,算“24点”,打“争上游”的 扑克,玩“三,三,三,山上有个木头人”的游戏,关系很融洽。S在家里排行老三,上有一哥一姐。四个孩子中他最显聪明,也最得母亲的宠爱,但他性格暴烈,动辄就向别人吹胡子瞪眼。
   就在我们十四、五岁的 时候的某天的一个上午,我听见我小弟弟(小弟弟小我10岁,也就四、五岁)在他家厨房哭的声音,我进去时见S就站在我弟弟的旁边。
   我见屋里就他一个“大人”,当然要问他:“你怎么把我弟弟弄哭啦?”
   “是我弄的吗?”声音像炸雷,凶神恶煞的,都吓我一跳,在我的记忆中那是S第一次对我这样。
   这人太蛮横不讲理了!即使不是你“弄”的也可以讲清楚的,干嘛这样?我又委屈,又生气,拉起弟弟就回到了自己家,越想越郁闷,窝火。
   晚饭前,他端着一碗爆米花笑嘻嘻地往我家来(那时邻居之间谁家爆爆米花都有互送的习惯)。我心里一阵慌乱,当时家里就我一个人,接受了他的爆米花就该说“谢谢”,可我心里的气还没消呢,这“谢”字怎么说得出口?我又想起早上他那样子。哼,一碗爆米花就可以把那件事情一笔勾销,没那么简单!我决定让他也难堪一下。
   见他走到门口,我便直直地往外走,给他留个后背,想像着他“一脚踩空”的样子,心里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第二天,他黑着脸,我觉着好笑,正合我意!这种说翻脸就翻脸、顷刻间就能暴风骤雨的人还是离得远一些,自尊心极强的我可不习惯别人对我这么吆三吼四的。
   进入僵持阶段。
   因为是近邻,难以避开。我有时说话他也会接茬,但只要是他接茬,我就不会再“续”下去。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一段时期(几个月?一年多?)后,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他找了两个小孩,在我家门口,用语言羞辱我。这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和你说话是我的自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竟会采用这种手段,这个无赖!尽管是炎炎的夏日,我也感到阵阵的寒意,这种感觉深入骨髓。我发誓:这辈子休想我再和你说一句话!
   渐渐地长大。
   他是69届,中学毕业后到了江西插队,第二年我到黑龙江建设兵团。
   每年,插队的他总是先回上海,我后回。我回来之前他到我家正常的串门;我回来后他会到我家来一次,看看我没有反应,就再也不进来了。
   他参军了。探假时一身戎装很神气,周围的人对他是众星捧月,他自我感觉可能不错,照例也要到我家来,但结果还是未能改变。
   即便我的家人在看我在兵团的照片,他也会凑在边上说上一两句赞扬的话,我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决不会截留下半个字,只会在心里哼道:脸皮真厚!
   那一阵,时兴穿军装,我很想拥有一套,可是市面上买不到。我大姐就对他提了,他表示可以给我搞一套。我对大姐说,如果是他弄来的我就不穿!事情只得作罢。
   他复员后分到了户籍地的县检察院,和当地的一个县委书记的女儿结婚了。婚事办的很隆重,很风光,他的父母及家人成天把他的婚姻挂在嘴上。的确,作为普通工人家庭能攀上这么一门高亲,一家人都觉得脸上有光,因为那时广大知青还都在农村呢。
   也许正应了那句古语:水满则溢,月圆则亏,弓满自折,看来他的人生已经达到了顶峰,接下来该走下坡路了。只不过他在顶峰逗留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好好浏览周围的景色,而且他的“下坡路”也过于的惨烈----一个失足从高空摔了下来---他在职位上动手把人打死了。人命关天啊!对方也不是软柿子,不依不饶。他的岳父曾想“遮天”,但最终也没能遮了,还因此受了牵连被罢了官。他也从令多少人羡慕的县委书记的乘龙快婿一下子沦为了阶下囚,显示了法律的公正。
   回娘家时听弟弟讲到他的情况,我没有丝毫的惊讶。他的劣根不改,而且手握权利,这是早晚的事。一个检查官就可以随意的打人?还致死?真是匪夷所思!
   刑满释放后,他在江西的家已经不复存在,因为婚姻已经破裂。对那个家来讲,他无疑就是一头狼,父女情深,一联手就把“狼”赶走了。
   他回到了上海的家,九九归一。无法改变的是身边多了一个儿子,似乎向人们诉说着他曾经的显赫和如今的落魄。
   这个家已经没有他的说话权。对父母来说他是永远的儿子,可家里的其他成员就两样的了。兄和弟相继成家,住房显得紧张,当然也就没他的卧室,他只能在客厅里搭一只床。
   回娘家时见到他,完全换了个人。10年的劳役生活,沧桑感全写在脸上,往日的霸气荡然无存,神情黯淡,略显卑琐。我对他虽没有什么同情,倒也并不幸灾乐祸。我不畏惧强势,也不会讥笑弱者。就好比一个拳击手,对手已经倒在了地上,他的拳也没有伸出去的必要了。有时倒有几分感慨:人啊,得势的时候为什么不收敛一点?要不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二)
   就在S回到上海后的某一年的某一天,我带着儿子回娘家(母亲早已去世,其实就是弟弟那里)。屋子一拐角,就是我们家和他们家的门口。只见他和他的父母一起坐在我进我们家的必经之路上,这一下子给我出了难题!
   我该怎么叫(打招呼)?如果是他一个人,好办,我就和儿子漠然地走过去;如果是我一个人碰到他们仨,也不难,我会含糊地和他父母打个招呼就可以了。问题是这么一种组合,而且就在几步路之间必定要作出抉择。
   我不能让儿子叫完他父母不叫他,这样他的父母会很尴尬,他也很难堪(他正和他的父母一起笑嘻嘻地看着我的儿子呢)。他的父母是我敬重的两位老人,我如那样做势必也太过分了。想想自己已不是当年那个迎着他爆米花碗径直往外走的任性的小姑娘,而是孩子的母亲了。
   怨艾的种子曾经发芽,长成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地覆盖了二十几个春秋。如今树已老矣,已失去当初的勃勃生机。看着那满树的残枝枯叶,我决定把它连根拔去!
   在让儿子叫完他父母后,我对儿子说:叫舅舅。随着孩子嘴里那一声“舅舅”的送出,他的两眼射出惊喜的光芒!我也为自己人格的升华而步履轻松。那一整天,我的心情格外的愉
悦。
  打那以后,我每次回家他老远就和我打招呼:回来啦!一脸灿烂;我也礼貌的应答着,满心的欢喜。
   生活,原本竟可以如此的美好!
   由于我们在整个成年时期都是坐守在冰河两岸的,所以虽然冰已破,但却没有通航的习惯。每次打完招呼后,我就进自己的家了(那里有我的姐妹等着我呢)。从弟弟嘴里总能听到一些关于S的情况。弟弟说他很孤独,以前的很多朋友早已作鸟散,几乎无人和他来往,家里人对他也没有好脸色,他总是以酒浇愁。
   我觉得他也够可怜的。尽管今天的一切是他咎由自取,但毕竟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况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有时想是不是该和他讲点什么,因为他的生命已到了低谷,该需要鼓鼓劲了。人,“得势的时候应该夹着尾巴,失势的时候应该挺起胸膛 ”,这种道理不知他是否懂得?虽有想法,可我却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某一天,我回弟弟那,弟弟突然对我说:“S,他死掉了。”
  “什么?.....他不好好的吗?”我觉得太突如其来了。
  “好什么好!”弟弟说,“他有病,还酗酒。”
  “追悼会为什么不叫我们?”我有点质问生弟弟的意思了。按理说邻居中有老人过世,弟弟都要通知我们回去参加追悼会的,S的追悼会弟弟竟没向我们发出通知。
   “......”弟弟一下子语塞。也许在弟弟看来,他又不是德高望重的老人,而是这么一个人,他的追悼会就不烦劳我们回家参加了。   
   弟弟说他很苦闷,总是一个人独自喝酒。借助酒精的麻醉只能是暂时的忘却烦恼,总有醒来时啊!跌倒了并不可怕,关键意志不能消沉,精神不能颓废,更不能自暴自弃.

   没有朋友的日子是恐怖的,孤独就会像魔鬼,把人缠上,拖入黑暗的隧道,直至生命之灯黯然熄灭。
   看着他家客厅原来他搁床的地方随着他的离去已空空如也,我有几分惆怅,也很自责。每次打完招呼后我能读懂他眼神中的期盼,但我却没重视,几年来竟没有往前跨一步。我们两家孩子中只有我俩是经历了上山下乡的,本该有更多的 共同语言。如果每次回家能和他多说几句话,能聊聊什么的,让他能感受到一丝的暖意,看到生命中的光亮,重新树立起对生活的自信,或许......或许......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已结束,所有的"或许"都不可能存在,时间的列车已是呼啸而去,再不回头。

   那年,S才四十六岁。

评分

2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0: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棒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兰珍;写的真棒,人的每个年龄段处理问题,看问题是不一样的。你把心里活动都写了出来。很是佩服,不光是你,谁遇到这样的人,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人要维护自己的尊严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兰珍你好:很有看点的一篇小小说,怨艾的种子曾经发芽,长成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地覆盖了二十几个春秋。如今树已老矣,已失去当初的勃勃生机。看着那满树的残枝枯叶,我决定把它连根拔去!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的列车已是呼啸而去

    S是我家隔壁的男孩。其实他和我同年,至所以说“男孩”,因为故事还得从孩提时说起。
    他家是这里的老住户,而我家是后搬来的,10岁那年我们做了邻居。他们家四个孩子,我们家七 ...
王兰珍 发表于 2009-4-2 10:28

    兰珍你好:很有看点的一篇小小说。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1# 王兰珍
    少时的玩伴,青年时的经历,老来时,
  相逢一笑泯恩仇。岁月伴随着情感,让人
  们在生活的磨砺之中成长。正可谓“天若
  有情天逸老,人间正道是沧桑”。都言,
  菩萨普渡众生,但愿人人都有菩萨心。
    兰珍你的文章感人肺腑。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兰珍你好!这是一个微妙的和解,映现了我们心底深处诸般复杂的情结。祝好!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4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怨艾的种子曾经发芽,长成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地覆盖了二十几个春秋。如今树已老矣,已失去当初的勃勃生机。看着那满树的残枝枯叶,我决定把它连根拔去!
   在让儿子叫完他父母后,我对儿子说:叫舅舅。随着孩子嘴里那一声“舅舅”的送出,他的两眼射出惊喜的光芒!我也为自己人格的升华而步履轻松。那一整天,我的心情格外的愉
悦。
  打那以后,我每次回家他老远就和我打招呼:回来啦!一脸灿烂;我也礼貌的应答着,满心的欢喜。
   生活,原本竟可以如此的美好!


兰珍姐你好!你的故事写的很真切,你有一颗大度、宽容、善良的心。愿幸福和快乐永远伴随你!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1: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朋友的日子是可怕的,孤独就会像魔鬼,把人缠上,拖入黑暗的隧道,直至生命之灯黯然消失。


读了一篇优秀小说。记了几段兰珍名言。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2: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味道,读有所悟,以人论事,以事教人。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2: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兰姐:你好!
感动之余有点感叹!
人生苦短,繁华稍纵即逝。
因果轮回,世事难如人愿。
祝兰姐打开心中的结,快意人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2: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真的想不到我们自己身边还有如此写作高手。希望以后能看到你写的更多更好的文章。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2: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1# 王兰珍
兰珍好!
    文作动人,给人以裨益。儿时的怨恨是有局限的,随着岁月变迁会相逢一笑泯恩怨,这就是人性真谛所在,也是成熟的自我的修正。
    祝安!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3: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兰珍 于 2009-4-2 14:12 编辑

北大荒的生活教会我们,一切一切全靠自己,当得意时靠自己,当落魄时也靠自己,丧失自我就失去一切,历史不等你。[b] 1# 王兰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9-4-2 14: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靠自己的努力,奋斗是一生最大的幸福。祝柯兄天天都有好心情。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八五九e家园-论坛 ( 粤ICP备16020520号-3 )

GMT+8, 2018-11-19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